小d的醒酒汤

Corazon☆:

朋友们


答应我


千万不要相信“上大学就轻松了”这种话


假的


假的


全都是假的

哟瑟夫史达林:

在精神世界里谈什么狂喜、狂怒、绝望、希望是没有用处:人都是活在一个物质世界里的,我们在同一个世界里作为对象,这个对象也是我们共同的对象。你们只管在精神里找什么生活的“道路”吧!找不到的!因为精神里没有道路,脚下才有。即使像涅瓦大街一样歪了,但也是走得通的路。

哟瑟夫史达林:

酒品只能由第三者评判,也就是说:谁能吐到马桶里、谁能躺在自己床上,谁就是酒品好的人。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九月。假装你愿意活着,假装你愿意学习。因此活着。因此学习。

心象 十四 见闻

(死了一年上来更新)
晚自习毕回家,徐津在全身穿衣镜前撇了撇嘴。
任是再迟钝的人都能觉出来不对劲了。最近父亲准点下班的次数稍有减少,但是只要一准点下班,必定会要求她和小生分别详细地说出在学校的一切见闻。尽管学校还是老样子,不可能发生什么有意义的事件,他还是会再三确认,“真的没事发生?”,才会露出一种“好吧,勉强放过你们”的神情。
还有,荆霄到访并留宿的频率从“一周一次”上升到了“几乎每天”,据她说是因为父母工作忙——虽然她这样自己也一点都不介意甚至很开心就是了。
甚至那个高冷班副罗愿愿也来过几趟,不过她极其谨慎,绝不会和荆霄在这里碰面。由于罗叔叔和父亲的半同僚关系,她甚至和父亲单独面谈过,只不过出来时表情灰败了些。
我爸,你懂得,一捧同情泪。
至于今天的信息,估计能让他受到吸引好一会而不至于为难自己了吧——
“今天班里来了两个交换生。”
“什么样的交换生?”徐存思一下子来了精神。
“两个英国人,唱歌挺好听的。虽然语言不太通,但应该能愉快度过交换期吧?好歹我们班还有个英国侨民不是?”
“叫什么名字?”
“一个叫Lesiel,另一个好像是S开头的,啥来着?”
“好的,还有什么事?”对这件事的“快速结束对话”反而令徐津生疑。
其实徐存思的脑内数据库早就在高速处理着这些信息,只是不能在女儿们面前有任何表示。
这个名字再加上这个特征,曾出现在二十年前的机器人名录中……
“社会实践报告要上交了,爸你今年打算带我们上西湖边上捡垃圾还是直接拿出单位的印章卡上去?”从初中开始社会实践,四年来内容就一直是这两样:任劳任怨徐先生带着三个女孩子到西湖边上捡一圈垃圾,捡累了就随便跑到景区里哪个没人的小亭子上吃几个橘子顺便用产生的橘子皮充实垃圾袋,找(不知道怎么联系到的)景区工作人员卡章走人,要不然直接用医院的章,实践内容就填上“探望病人”。
想想初中起就与荆霄做上搭档,也不是完全的误打误撞自由组合,而是自己的操心老父亲,在初中分班结果下达以后打听了她班的班长是谁,找到和她一样是十二岁小孩儿的荆霄,郑重其事:“今后女儿就托付给你了”,气势非凡,震慑全班。
小孩子们都喜欢说一些自己的生活日常趣事博朋友一笑,这也许是他们第一次认识到除了自己习惯性的生活以外的其他活法。结果徐津叙述的内容引起了自由泼辣惯了偏巧又有一股少年血气的川妹子荆霄的极度“舒适”。
“不是不是你爸爸怎么能这样?那你这活的也太累了吧?不行我得去你家说说他。”
然后……
这两个人现在还总是拿这件事互相取笑。
“今年不太一样。这周六我们可以去学校的旧址帮学校拿回来一些往期资料。好了,快去睡吧。”
这是四月常见的清爽天,城市灯光的轮廓在夜气中十分透亮。

摘纪录:

五分喜欢的人,恨不得把他挂在嘴上招摇过市。有七分喜欢,就只能跟至亲密友分享。有十分喜欢,那就谁也舍不得说了,憋着。每天憋着一点小高兴,像只松鼠攒着满腮帮子的果仁。
——朱生豪


感谢推荐

心象 十三 十三声部

(从此开始就没有存稿了,极其不定期更新,感觉这一章写的非常抱歉,只是给一个大深坑开了个头)
杭城中级法院的女大状王彦正疾驰在回家路上,刚刚接到的“秋风消息”让她把刚刚获得的第三十六连胜和大量日常案牍直接抛诸脑后。
“干戈即起,阿彦速回。”
没错,就是这条小区内部道路,把平日绕行的路途直接缩短一小半……在这儿转弯……
“嘭。”
沉闷短促的碰撞音,没什么难度却急剧压缩驾驶员四肢百骸的一脚瞬时刹车……
下了数学竞赛课赶着回家的高思嘉的世界一霎之间升高、扭曲,五彩斑斓崩裂成黑。
王彦看着车前的女孩,头颈血液涌出,浸湿月白衣领与藏青水手服,右腿也被碾在轮下。
本准备拨打急救电话的王彦想起那条消息,愣怔了一下,直接把人抱上车后座,尽量紧急止血后按照原定路线继续行进。
担心所谓“职业道德”和“犯罪事实”,在这战祸近在眼前时,实在是像在战壕里抽烟还担心自己几十年后会不会得肺癌一般荒谬。
发来消息的人是她的“妻”李亚子,二人是大学校友,相遇时,她上大一,自己则是博一,七岁的年龄差,全然不同的生活习惯,一个满肚子不合时宜另一个则长袖善舞的性子,却偏巧走进了一家的门。
亚子这家伙,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真挚,一直把自己当姐姐敬重……甚至有种生怕自己破碎一般的,虚幻的担忧。
她几乎可以肯定家里还有李亚子年迈的父亲李普以及自己的老上司朱有枝。他们都是身负不同方向技术的人,今天自己制造的问题有赖于他们完美解决,虽然他们本来做的工作性质也差不多。
“阿彦,这是怎么了?”看到两个血人出现在门口,李亚子饶是整天解剖刀头舔血的主也要愣一愣。“快,快把她推进去!”“那原来的实验品怎么办?”李亚子更加不能理解了。“资质肯定不如她,先冻存吧。”王彦也是没有办法找办法。直到交出那女孩,目送亚子和李普一起走入临时改装的手术准备室,她才跟倚在门口的朱有枝说上话。
“朱少校,别来无恙。”这位眉眼盈盈的软妹“老”上司是李亚子上高中时的小学妹,小她十岁却成了她的军方庇护人。据说这家伙小的时候就混迹于各大恐怖社区,还写出过《已死之人向赴死者致敬》这样获得了市一等奖的剧本……还有,博士毕业参军一开始就授衔少校,也就是说朱有枝参军好几年根本晋升不动……
“好好好,无恙无恙。不过趁着里头用不上你,悄悄跟你说下,我们最近的机器人登记中,出现了大量的不实数据……我们打算重新进行登记。可是不知来不来得及做完。”
“还有,二十年前的Chi_13型机器人,他又回来了,却有被反向拆解过的痕迹,也就是说有些人可能掌握了制造液压型机器人的专利技术,并可能拿它做任何事。”

身高……

想找个绘图软件做个身高板(没错就是囚犯举牌拍照用的那种),不知道有没有好的推荐。
心象主要人物身高设定(试行版)
徐存思182
夏启真177(瘦高型)
Ⅲ-X/Ⅲ-Y 116(XD)
周权 172(可以被提起来打)
吴老师 162
徐津/徐生 168
荆霄 159(日常谎称一米六)
罗愿愿 163
韩韶 175
姚安教授 168(目前,因为老所以缩了)
施全 180
杨兴190(因为一些万恶的资料)
杨毅杰 178
王佳 165
黄玉 176(飞踹之神!)
陆潞 170(暂未有剧情)
高思嘉177(暂未有剧情)

自己画的渣画施全都不好意思放出来了,人生第一张人设图,等待整容中。

获得了学位却一点也不激动的Dr.施一期工程施工完成。这时候就贼想念百年歌。

一十时。颜如蕣华晔有晖。体如飘风行如飞。娈彼孺子相追随。终朝出游薄暮归。六情逸豫心无违。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二十时。肤体彩泽人理成。美目淑貌灼有荣。被服冠带丽且清。光车骏马游都城。高谈雅步何盈盈。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三十时。行成名立有令闻。力可扛鼎志干云。食如漏巵气如熏。辞家观国综典文。高冠素带焕翩纷。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然后呢?然后就没了。
我永远喜欢施大哥。